中文域名:贵阳市财政局.政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首页 > 财政工作 > 综合动态 > 正文

刚刚,国务院明确:这些市县要尽快取消棚改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要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
2018-10-09 10:00:09   来源:金融监管研究院   作者:    点击:

    刚刚,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其中特别指出:
  • 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

  • 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 严禁借棚改之名盲目举债和其他违法违规行为。

    此次国常会表示,棚改作为重大民生工程,应更好体现住房居住属性,并提出这三点意见:

 

1.确保按时完成全年棚改任务
  • 按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新三年棚改计划,督促各地加快开工进度;

  • 加大配套基础设施建设;

  • 严格工程质量安全监管;

  • 保证分配公平。

 

2.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
  • 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

  • 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

  • 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3.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 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 保持中央财政资金补助水平不降低;

  • 有序加大地方政府棚改专项债券发行力度;

  • 对新开工棚改项目抓紧研究出台金融支持政策;

  • 严禁借棚改之名盲目举债和其他违法违规行为。

  • 棚改建设用地在新增用地计划中予以保障;

  • 通过拆旧建新、改扩建、翻建等多种方式,让更多住房困难群众早日住进新居。

 

金融监管研究院评论:

此次国常会明确了以下要求。其中部分可能会由相关部委以正式的规范性文件进行进一步细化:

1、会保留棚改货币化安置。但更强调因地制宜,根据地方库存及价格情况等,合理确定安置方式。

此次会议明确为,对于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或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2、棚改可以继续举债,近日住建部明确提出“不盲目举债铺摊子”,意即不能继续采取激进方式举债实施棚改,但未明确禁止,也未明确以棚改债替代棚改举债。

3、严格棚改范围和标准,不得借棚改之名行非棚改之事。

此次会议明确为“严禁借棚改之名盲目举债和其他违法违规行为”。也就是说合规且合理的棚改举债应当不会被一刀切。会议也提出要有序加大地方政府棚改专项债券发行力度。

同时,会议也要求对新开工棚改项目抓紧研究出台金融支持政策;对棚改建设用地在新增用地计划中予以保障,体现了有保有压、因地制宜的政策思路

4、棚改进度要求不变。国务院要求确保按时完成全年棚改任务。

 

以下为此次国常会新闻通稿全文:

 

延伸阅读

 

棚改今后何去何从?

 

原创声明 | 本文延伸阅读部分作者金融监管研究院 专栏作者,院长 孙海波,及研究员许继璋、常淼。欢迎个人转发。未经授权,其他媒体、微信公众号和网站不得转载。

 

本文纲要

第一部分 2018:棚改政策风起云涌

第二部分 快速理解棚改

第三部分 棚改与央行货币政策

 

 

第一部分 2018:棚改风起云涌

 

一、7月末新华社专访:释放收紧信号

 

    据新华社北京7月18日报道,新华社记者许晟就近期市场“国家开发银行将棚改贷款审批权限收归到总行等”传闻相关问题进行专访,国开行相关负责人主要就几个核心问题做出了回应:

 

    1.棚改贷款合同审批权限收归总行了吗? 

    答:根据国开行现行信贷管理制度规定,贷款合同的审批及签订权限均在分行。目前没有任何调整变化,合同审批权限仍在分行,不存在总行上收棚改贷款合同审批权限的情况。

    同时,按国开行制度规定,贷款合同审批前要对项目的政策合规性、贷款条件落实情况等进行严格审查,由总行、分行按照职责分工,共同把关。

    近期,为深入贯彻中央精神,落实监管要求,国开行将合同审查权限统一到总行,主要是防范地方政府过度举债,避免各地政策把握不一致,集中到总行统一把关。

 

    2.国开行棚改贷款是怎么做的?

    答:棚改安置方式主要有三种,分别是新建安置房、政府购买或组织居民购买安置房、纯货币补偿。2014年,国开行成立专门机构,重点支持棚户区改造及相关城市基础设施等建设。

  • 2014年前,国开行支持的棚改项目主要采取新建安置,纯货币补偿比例一般控制不超过20%;2014年末,随着房地产形势变化和国家棚改安置政策调整,纯货币补偿比例一般控制不超过40%

  • 2015至2016年,根据去库存任务要求,国开行在住建部指导下,对接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加大对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支持力度,做好货币化安置与去库存衔接。

  • 2016年下半年以来,国开行按国家有关部门要求,坚持因地制宜、因城施策原则,配合地方合理确定安置方式。对于商品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地方,及时调整棚改安置政策,支持采取新建棚改安置房的方式。

金融监管研究院评论:

此次采访其实延续了此前住建部的表态,即政策没有方向性的转变,但更强调因地制宜、因城施策原则,合理确定安置方式。

同时重申,棚改“可以增加土地供给、促进土地集约利用,调节房地产市场结构,缓解土地供需矛盾”,明确国开行支持棚改政策的态度没有发生转变。

整体而言,可以总结出的判断是:

1、会保留棚改货币化安置。但更强调因地制宜,根据地方库存及价格情况等,合理确定安置方式。

2、棚改可以继续举债,近日住建部明确提出“不盲目举债铺摊子”,意即不能继续采取激进方式举债实施棚改,但未明确禁止,也未明确以棚改债替代棚改举债。

3、严格棚改范围和标准,不得借棚改之名行非棚改之事,严禁将道路扩展、历史街区保护等拆迁改造纳入棚改范围。

 

二、年中国开行棚改政策传闻回顾

 

 
1

    6月25日,一则关于国开行“棚改贷款审批权收回总行,全国一刀切暂停棚改”的传闻惊动整个市场。

    当日晚间,国开行新闻办公室回应称,今年以来,开发银行严格执行国家有关棚改政策,在国务院相关部委指导下,配合地方政府依法合规开展棚改融资工作。

2

    6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称国开行分支行暂停棚改项目审批,且审批权限上收总行属实。此次棚改项目审批暂停,或与财政系统整治地方政府负债有关。不排除相关部门在调研后,将地方政府的棚改项目融资视为隐性债务,需控制其总量。

    同日稍晚证券时报称,国开行内部近日正重新梳理授信白名单,强化业务风险管理,因而不少尚未审批通过的新增项目被暂停,但已获批的存量项目仍继续执行。国开行此次并非针对棚改项目。

3

    6月27日,澎湃新闻上午还发布了一篇有关“海通证券邀请国开行相关领导参与电话会议”的报道。其中提到了以下几点:

  • 权限上收主要是两方面考量。一是分行审批时违规现象严重,总行担心后期风险;二是棚改货币化推高房价,中央有看法。

  • 现阶段处在停摆状态,下一步在等高层决策。其个人感觉此后棚改政策会收紧些,但不太可能一刀切,这样后果不太可控。

  • 货币化安置比例或将受一定限制,因和地方债务问题相关。

    不过当日下午,国开行就发布澄清声明称从未授权任何人员参加该电话会议并代表该行发表言论,有关言论不代表国家开发银行。

   澎湃新闻已经于当日删除了上午关于电话会议的报道。

4

 

    2018年7月12日,住建部召开媒体吹风会,表示要依规控制棚改成本,因地制宜推进货币化安置。

    住建部称,商品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地方,应有针对性地及时调整棚改安置政策,因地制宜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较大的地方,可以继续推进棚改货    币化安置。进一步合理界定和把握棚改的范围和标准,不搞一刀切,不层层下指标,不盲目举债铺摊子。

 

    虽然目前,主流的信号是货币化棚改既不会全面停止,亦不再全国一刀切要求货币化安置最低比例,而是因地制宜。

    然而,近期财政部发布的政府购买服务新规(征求意见稿)就拟禁止棚改采用政府购买服务,若这一政策正式实施,将对棚改项目资金来源将产生重大影响。

 

 

三、政府购买服务新规:或将棚改排除

    前期,财政部印发《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政策修订目的,有很重要的一部分便是是防止政府购买服务内容泛化,防止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举债融资。

    此次征求意见稿最大的变化,也是市场最关注的点,就是87号文棚改例外事项恐被正式取消,政府购买服务不再适用于棚户区改造。

    目前,政府购买服务是棚改项目资金来源的主要渠道。但该渠道面临地方政府不顾自身财政支出能力采购棚改政府服务,构成“隐性负债”棚改购买服务的问题。如此一来,该渠道势必将面临收缩的趋势。

    此前,财政部青岛专员办也在今年5月一篇报告中明确:

    棚改业务的融资存在多种方式,多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部分政府购买服务协议内容存在只标注购买服务总金额,却不对应具体棚改项目的情况。

    实际操作中,政策性开发银行要求政府购买服务的项目必须列入当年度全国棚改计划,而其他类金融机构则要求不一,容易造成政府债务的剧增。

    ……在2020年棚改计划完成后,重新评估棚改任务量,多采用新增棚改专项债或置换的方式融资,量入为出,严格管控和压缩政府购买棚改服务的融资模式,并使其逐步纳入政府债务限额管理,接受监督。

    近期有传闻有地区要求政府购买棚改服务的期限需要限定在三年以内。另外,也有一种传闻是,后续监管部门或要求发过棚改专项债的不再开展政府购买服务。

 

    此外,其他一些线索也表明棚改将被排除在政府购买服务之外:

    ——最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严重关注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强调严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认为地方隐性债务包括棚户区改造债务、政府购买服务债务等,财政部专员办在财政部官网发文称棚改贷款成为隐性债务一大来源......可以看到,各路焦点都不约而同指向政府购买棚改服务。

    ——《试点发行地方政府棚户区改造专项债券管理办法》(财预〔2018〕28号)开篇便明确,棚改专项债发行目的为“规范棚户区改造融资行为,坚决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

    ——《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起草说明》指出:政府购买服务内容存在泛化倾向,一些地方出现政府部门“超范围”购买服务问题,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变相举债融资。

 

四、棚改政策调整原因猜想

    1、三四线城市房价暴涨的诱因之一

    自2005年至今,棚改已在中国实施12年之久。作为党中央国务院重大民生战略,棚改确实为困难群众解决了实实在在的居住问题。

    早期棚改以实物安置为主,即以房换房。后来,为解决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商品房积压问题,中央提出棚改货币化安置方案。

    所谓货币化安置,即将应用以安置的房屋折算成安置款后,交由被拆迁方选购住宅房屋自行安置的方式(后文会详述)。

    推行货币化安置,既能让居民更快住进新房,同时也能顺带解决掉部分地区商品房库存积压的问题。于是国务院、财政部、住建部等出台了若干政策鼓励棚改货币化补偿。主要包括如下政策:

  • 《关于进一步做好城镇棚户区和城乡危房改造及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有关工作的意见》(国发〔2015〕37号):积极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各省要摸清存量商品住房库存,制定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指导意见和安置目标。

  • 《关于进一步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的通知》(建保〔2015〕125号):落实棚改货币化安置目标和项目,按照原则上不低于50%的比例确定本地区棚改货币化安置目标。

  • 《关于进一步做好棚户区改造相关工作的通知》(财综 [2016]11号):推进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化解库存商品住房。

    棚改货币化安置完全契合了地方政府偏好,通过货币化安置很好地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同时拉动了本地房产价格上升,很多三四线城市货币化安置率高达90%以上。

    于是,随着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推进,三四线房价出现非理性上涨,即使是人口净流出的城市,房价也在快速上涨。

    2、PSL使用有限

    PSL(Pledged Supplementary Lending)抵押补充贷款,作为一种货币政策工具,名义上是央行借给商业银行的一种抵押贷款,实际上是央行直接为商业银行提供基建、民生领域的长期限、低成本资金支持。其成本相当低,有时甚至不足1%。

为解决国开行棚改资金难题,央行通过PSL向国开行贷款,国开行借到钱后,再通过棚改贷款向棚改主体贷款,棚改主体通过货币化安置向拆迁户发放补偿款,地方政府拆迁卖地支付款项,棚改主体偿还国开行贷款,国开行偿还央行贷款。整体是这样的一个资金闭环。

    未来三年,还有1500万套棚户区改造目标任务,棚改资金需求约7.5万亿,PSL同时作为基础货币政策工具,海量投放将会影响整个金融市场流动性供给,影响央行货币政策灵活性。

    3、棚改贷款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与地方政府化债背道而驰

    当前,棚户区改造主要采取政府购买棚改服务模式。在该模式下,虽然举债主体不是地方政府,不会增加地方政府债务,但是却会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其实,财政部很早就认识到上述问题,在财预〔2017〕87号文中,就已经将工程、服务工程打包等作为政府购买服务负面清单。但其中将党中央国务院统一部署的棚改和易地扶贫搬迁作为例外。

    另外,2018年3月下发的财预〔2018〕28号文《试点发行地方政府棚户区改造专项债券管理办法》,政策开宗明义提出棚改专项债出台目的:规范棚户区改造融资行为,坚决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对比土储专项债收费公路专项债政策,出台目的都没有提及“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这一目的。

    但棚改专项债没有明确堵死政府购买服务这一模式。

    土储及收费公路专项债均明确排除了其他聚焦债务的形式:

“地方政府为土地储备举借债务采取发行土地储备专项债券方式”;

“地方政府为政府收费公路发展举借债务采取发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方式”

但棚改专项债的正式稿删除了原征求意见稿中的“地方政府为棚户区改造举借政府债务采取发行棚改专项债券方式”。且棚改专项债通篇都是“采取自愿试点”方式。

 

第二部分 快速理解棚改

 

一、什么是棚改

    1、棚改的定义

    “棚户区改造”这一概念并非一个严格的法律定义。因其更多涉及政策性项目,相关定义也是根据多年的实践活动归纳总结出来的,多见于政策文件当中。

    对于棚改的定义,最早可以追溯到建保[2010]58号文《关于做好城市和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规划编制工作的通知》,当时对棚户区的定义为:

    城市和国有工矿棚户区是指国有土地上集中连片简易结构房屋较多、建筑密度较大、基础设施简陋、房屋建成年限较长、使用功能不全、安全隐患突出的居住区域。城市棚户区为城市规划区内的棚户区,国有工矿棚户区为城市规划区外的独立工矿棚户区。

    后来,建保[2012]190号文《关于加快推进棚户区(危旧房)改造的通知》则将棚户区细化为五大类:

  • 城市棚户区(危旧房);

  • 国有工矿棚户区;

  • 中央下放地方煤矿棚户区;

  • 国有林区棚户区和国有林场危旧房;

  • 国有垦区危房。

    最终,财税[2013]101号文《关于棚户区改造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对于棚户区做了相对最为整体的一个定义:

  • 棚户区是指简易结构房屋较多、建筑密度较大、房屋使用年限较长、使用功能不全、基础设施简陋的区域;

  • 具体包括城市棚户区、国有工矿(含煤矿)棚户区、国有林区棚户区和国有林场危旧房、国有垦区危房。

    2、棚改的范围

    棚户区改造范围包括居民安置住房筹建(新建、购买、货币补偿等)工程和原居民住房改建(扩建、翻建)工程,其他工程不纳入(即不含工业厂区、商业设施建设的拆迁等)。

    棚户区改造范围是逐步扩充的,由最初的煤矿棚户区,扩展到城市棚户区和铁路、钢铁等行业棚户区以及国有林区、国有垦区,由最初的成片棚户区,向非成片棚户区、城市危旧住房拓展,将棚户区改造与旧城改造、城中村改造结合在一起。

    棚户区改造范围增加的领域及政策依据如下:

    一是城市棚户区(危旧房)。

    《关于加快推进棚户区(危旧房)改造的通知》(建保[2012]190号)规定,“十二五”期间,城市棚户区(危旧房)改造范围内的居民安置住房筹建(新建、购买、货币补偿等)工程和原居民住房改建(扩建、翻建)工程,统一纳入国家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规划计划,其他工程不纳入规划计划。

    二是2011年延伸到建制镇。

    《关于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2011]1号)规定,有条件的地区,可以把建制镇纳入住房保障工作范围。

    三是2013年延伸至城中村改造。

    《关于做好2013年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工作的通知》(建保[2013]52号)进一步明确将部分城中村(城边村、城郊村)改造项目也纳入了棚户区改造范围。

    四是2015年延伸至城市危房改造。

    《关于进一步做好城镇棚户区和城乡危房改造及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有关工作的意见》(国发[2015]37号)把城市危房改造纳入棚改政策范围。

    3、棚改的安置方式

    按照安置方式的不同,棚改可以分为实物安置和货币安置。其中实物安置,包括异地安置和原地安置,货币化安置包括居民购买、国家购置、货币补偿这三种形式。

  • 居民购买:指政府引导开发商将普通商品房转为安置房,让居民自行购买;

  • 国家购置:指政府购买商品房转卖给棚改户;

  • 货币补偿:指政府直接给予棚改户以货币补偿。

    早期的棚改基本以实物安置为主,而实物安置又分为原地安置和异地安置,力度也不能和现在相提并论。

    后来为提高安置效率,助力房地产去库存,棚改才逐渐从实物化安置转向货币化安置。

 

二、棚改发展阶段

    自2005年辽宁省探索棚户区改造以来,我国棚户区改造已实施12年之久。根据发展情况拟可分为三个阶段:

    1、起步探索阶段(2005-2007)

  • 2005年,辽宁省率先探索实施城市棚户区改造,提出用两到三年基本完成5万平方米以上城市集中连片棚改任务。当年建设部印发《关于推进东北地区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指导意见》(建住房[2005]178号),提出因地制宜,多种方式推进棚户区改造,加大基础设施配套力度。

  • 2007年,《国务院关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的若干意见》(国发[2007]24号)提出加快集中成片棚户区改造,对棚改等一律免收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棚户区改造进入起步和探索阶段。

    2、大力推广阶段(2008-2012)

  • 2008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央出台扩大内需十项措施,其中明确提出加快建设保障性安居工程,棚户区改造全面启动。

  • 2009年,《关于推进城市和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指导意见》(建保[2009]295号)提出棚户区改造实行实物安置与货币补偿相结合,加大税费政策支持力度。

  • 2009年年底,国务院在山西大同召开全国城市和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工作会议。

  • 2010年,《关于中央投资支持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有关问题的通知》(建保[2015]56号)出台。

  • 2012年9月,时任副总理在全国资源型城市与独立工矿区可持续发展及棚户区改造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加快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推动独立工矿区转型,加大棚户区改造力度。

  • 2012年12月,《关于加快推进棚户区(危旧房)改造的通知》(建保[2012]190号)将铁路、钢铁、有色金属、黄金等行业棚户区纳入棚改政策支持范围。

    3、加速落地阶段(2013-至今)

  • 2013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决定今后5年再改造各类棚户区1000万户。同年7月,《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国发[2013]25号)提出扩大棚改范围,加大政策支持力度。该文件被认为是棚户区改造工程加速的标志。

  • 2014年国开行专门成立金融事业部办理棚改相关贷款业务,央行则创设抵押补充贷款(PSL)这一货币政策工具为棚改提供长期低利率的资金支持。就是在2014年这一年,PSL的问世,与MLF/SLF等定向调整工具一起,成为了央行创造性货币调节工具。

  • 2014年,《关于进一步加强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14]36号)要求重点安排资源枯竭型城市、独立工矿区和三线企业集中地区棚户区改造。

  • 2015年,三年棚改计划提出,即2015-2017年完成1800万套棚改任务,并积极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包括发放购房券、政府购买存量商品房安置、一次性货币补偿等。

  • 2016年,国务院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棚户区住房改造600万套,提高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完善支持居民住房合理消费的税收、信贷政策,因城施策化解房地产库存。

  • 2017年,国务院再次提出第二个三年计划,即2018-2020年再改造棚户区1500万套目标。

 

三、棚改资金来源

    棚改项目的融资方式包括政策性银行贷款、项目收益债/企业债、政府购买服务和棚改专项债等。

    根据《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国发〔2013〕25号)、《关于进一步加强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14〕36号)、《关于进一步做好城镇棚户区和城乡危房改造及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有关工作的意见》(国发〔2015〕37号)等文件,棚户区改造的资金来源包括:

    1、财政资金

    棚改依托中央、省、 市(县)三级财政统筹,可以从城市维护建设税、城镇公用事业附加、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土地出让收入等渠道中,安排资金用于棚户区改造支出。

    各地区除上述资金渠道外,还可以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中适当安排部分资金用于国有企业棚户区改造。有条件的市、县可对棚户区改造项目给予贷款贴息。

    2、政策银行贷款

    国家开发银行成立住宅金融事业部,重点支持棚户区改造及城市基础设施等相关工程建设。开发银行可以通过专项过桥贷款对符合条件的实施主体提供过渡性资金安排。

    3、银行信贷

    鼓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按照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积极支持符合信贷条件的棚户区改造项目。

    4、项目收益债、棚改专项债等社会资本

    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根据保障性安居工程任务安排,通过直接投资、间接投资、参股、委托代建等多种方式参与棚户区改造。

    推进债券创新,支持承担棚户区改造项目的企业发行债券,优化棚户区改造债券品种方案设计,研究推出棚户区改造项目收益债券;与开发性金融政策相衔接,扩大“债贷组合”用于棚户区改造范围;适当放宽企业债券发行条件,支持国有大中型企业发债用于棚户区改造。

    通过投资补助、贷款贴息等多种方式,吸引社会资金,参与投资和运营棚户区改造项目。

    最近,首单棚改专项债已于6月20日在天津落地,该专项债通过天津市省财政局招标发行,金额共计15亿元,期限五年。

 

第三部分 棚改与央行货币政策

 

一、PSL和棚改为何息息相关

    抵押补充贷款(PSL,PledgedSupplementary Lending的缩写),PSL作为一种新的储备政策工具,主要是通过商业银行抵押资产从央行获得融资的利率,引导中期利率。

    PSL发放对象为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三家政策性银行,主要用于支持三家银行发放棚改贷款、重大水利工程贷款、人民币“走出去”项目贷款等。

    就实际体量来看,棚改贷款为其绝对主力。对刚性的融资需求、相对简单的项目操作,加之政府信用以确定性的合同法律义务进行绑定,所以具备短期大规模风险可控情况下进行操作。

    棚改的参与方包含了地方政府、平台公司、房地产开发商,在资金来源上还包括了政策银行PSL、以及商业银行贷款等。以货币化安置为例,其“资金闭环”如下:

 

二、财政性质的“货币政策”

 

    PSL合同期限为一年,可以展期,展期金额和展期次数由中国人民银行确定。贷款利率由中国人民银行确定,但并没有对市场公开。

    从设立初衷和使用途径看,PSL的作用以支持特定产业发展为主,影响中期政策利率为辅。

    PSL反映了央行希望同时完成保增长和调结构两项任务。但是,货币政策不应该是否应该过多承担结构调整的任务?原本而言即便要做,结构调整的任务应该主要由财政政策和产业政策承担。

    货币政策是总量工具,央行可以通过其来控制货币供给的闸门。至于货币最后流入哪个沟渠,一般不应由央行指定。本来定向再贷款等货币政策措施,到底能否在适度放松货币政策的同时达到结构调整的目的,还有待时间检验。

    所以,PSL是否应该作为央行货币政策选择工具,仍值得商榷。商业银行的定位在风险定价,资金微观流向;央行定位在宏观货币政策,通过调节货币数量或短期货币价格实现其货币政策目标。PSL恰恰是混淆了商业银行和央行定位的工具——由央行直接指定便宜资金流向特定领域。

    PSL实质是通过货币政策为财政政策买单。传统上,为保持货币政策相对独立性,政府一般忌讳直接由央行为财政政策买单(如大规模购买国债)。

    而央行通过向政策性银行注入流动性,政策性银行又隐含政府担保特征,实施类似政府意志的扩张意图。这是一个相对而言各方姑且可以接受的扩张方式。

上一篇:贵阳国庆长假接待游客超千万人次
下一篇:财政部贯彻落实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

分享到: 收藏

版权所有:贵阳市财政局 黔ICP备11001171号-4 主办单位:贵阳市财政局 未经本站同意,禁止转载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0417号

网站标识码 52010000221


财政微信

政务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