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贵阳市财政局.政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首页 > 贵阳财会 > 贵阳财会电子版 > 正文

文苑天地——我的“故事”就要结尾了
2018-11-09 15:15:48   来源:   作者:    点击:

我的“故事”就要结尾了
陈昌槐

 
有人说,人生如戏。
有人说,人生是一本书。
又有人说,人生是一部难念的经。
还有人说,人生不外乎到人间走一趟。
我这么说呢!

    走完了近八十年的路程,至今我还找不到如何去看待人生的准确答案。
    就我个人的认识和观点,我想能不能把人生定位在属于自己而不属于旁人的“故事”上,不知道我的尊师和朋友们以为如何。因为是“故事”,就不会有设计,有层次,不会有反复、有作假,每走一步,每时每天,每月每年,我们都在自己寻常而又不寻常之中,想到或不曾想到的境遇之中,去编织属于自己的“故事”,而这些属于个人的“故事”,不会属于旁人,有的“故事”旁人是想都不曾想到的。
    在既漫长而又短暂的人生路上,在我身上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故事”,在我的几十本日记中。每一天每一页,都有好多好多的“故事”,都深深在我心上打下烙印,我做过许多好事,留下许多快乐,我也做过许多蠢事,让我至今悔恨不已。世上没有任何人,会全部知道我的人生“故事”,连我自己也无法来一番总结,“故事”太多,正如光阴逝去的脚步,从每天太阳升起到日落西山,然后趁着夜色,我还在忙碌编织,即使夜间入睡了,我还不停地在梦中游荡,更让人欣喜的是,我在梦中收获到的“故事”,有的简直让人忘乎所以了。
 我的“故事”真的太多太多,在我的人生路上,有许多与旁人相同又不尽相同的人生经历,而我似乎算得上是一个不知疲倦、不喜欢好高骛远、又不甘于寂寞的人,所以我编织的许多“故事”,就算是我人生的轨迹了,也算是我来到人间一走的财富了。
    其实,对于我来讲,我一生平平淡淡,所以我没有任何一个“故事”闪闪发光,可以自以为是。但我却可以这样回答人们,我的“故事”,或多或少可以感动一些人,因为我的“故事”不含水分,不声张作弄别人,都是我人生路上的写真,还可以为我作证:

    陈昌槐,算得上是一个聪明的人,一个诚恳的人;一个一生不想坏事不做坏事的人;一个有情有义、知恩图报的人;一个从小到老向往光明、勤恳劳作的人;一个不贪不沾、不与蝇为伍的人。
    你们想听我的“故事”吗?那我就从我的日记里找一些只言片语来略表心意吧,因为我的“故事”就要结尾了,很快我就要去同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母大人和许多亲友们在天堂欢聚了。
 

    学生时代——
    (一)我生在贵州省惠水县城关镇和平路,那是1938年阴历10月15日,我生的那天,是“儿奔生,娘奔死”的苦难日子,奶奶曾对我说:“两天你妈妈才把你生下来,你是个‘下山虎’,一落地,大叫三声,雷雨接着就来了。”六岁满,爷爷就把我和两个小叔叔送进街对面的三小发蒙。在三小上了一年级,什么也记不起了,只记得两件事:一是我常被先生打手板,手打得通红;二是天天要练毛笔字,除填红外,要专门练“龙飞凤舞,陈门虎子”八个字,要练十遍。二年级我母亲把我接到贵阳来读书了,先在市北小学,三四年级上贵乌小学。
    (二)“共产党的军队解放军昨天晚上来了,不准出门。”这是解放军来的第二天清早,外公把我叫到他床边讲的话。我没有听,一转身就跑到沙河桥上了。我见桥上没有一个人过路,只见桥上有两个戴五角星帽的军人,手握钢枪。见我走过来,他们中间一个把我叫过去,说:“小朋友,别害怕,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队伍,不是国民党,过两天你们就能回到学校去读书了。”另一个军人拉着我说:“小朋友,你会唱歌吗?我教你唱一首歌好吗?”我好高兴,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唱歌,我妈妈就是音乐老师。接下来,他先唱了两遍,便一句一句叫我跟着唱。我一会就唱会了。这首歌的歌词只有短短的五句话:
     解放区人民好喜欢
     分了房屋(啊)分了田
     有了土地(啊)大闹生产
     粮食归自己(啊)
     生活(么)要改善
    这首歌从此就牢记在心里,一直唱了几十年,至今还心潮澎湃。
   (三)1952年2月,我进入贵阳豫章中学上初中,我们是最后一期春季班,豫章中学后改为贵阳四中。读完初中后,在家自学了半年,1955年8月考进贵阳一中,但只在一中读了一个学年,高二我转到新办的贵阳六中了。高二下,诸多原因,我就到重庆去读书了。我去重庆是初中给志愿军写慰问信,认识了一个叫洪康全的哥哥,他是同黄继光一起在上甘岭战斗的英雄,他介绍我去重庆找姐姐,这个姐姐也是给他写慰问信认识的。这个姐姐叫陈凤莲,我去住在她家,她已经高中毕业工作了,她好喜欢我这个弟弟,叫她哥哥帮我到教育局联系,把我转到重庆二中高五八年级二班读书。
  (四)1958年7月,以全红分的成绩毕业于重庆虎头岩山脚下的重庆二中,以总是每科第一个提前交卷参加了高考。 一个月后,全班同学都陆续接到了录取通知书或未被录取的通知书,唯独我同赵怀民同学没得到通知。新学期开始一个月后,通知才姗姗而来,赵兄未被录取,而我被录取到重庆城市建筑工程学院,这是大跃进新办的一所大学。第二年,因院校调整,便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合并,我奉命以“组织需要”,“工作需要”提前走上了工作岗位。那年,我22岁。
    ······
在工地上——
 (一)工人阶级有力量
       日日夜夜劳作忙
       社会主义大跃进
       众人拾柴火亮堂
       
       我挑灰浆走架上
       砖工师傅砌砖忙
       座座高楼平地起
       我为建设献力量
       ......

    走出校园,踏入社会,我的人生开始了崭新的一页。我分在重庆修缮公司,干普工,根本不是什么“工作需要”,也不是来“实习”,来“锻炼”,但我的心态平和,来到建筑工地上和广大工人师傅一起早出晚归,我受到了深刻的教育,繁重的劳动,使我增强了体质,磨炼了意志,懂得世上最光荣、最体面的事,是做一个劳动者,用双手去营造自己,所以我分享工人的喜悦和创造的果实。在1960年1961年两年中,我为工人朋友写下了上百首诗歌,心甘情愿当好学生,拜工人师傅为师,接受工人阶级的教育,抛弃旧知识分子家庭对我的影响,立志做新中国的有用之才。
    (二)我恋爱了。工地上一个身材壮实,一脸微笑的大眼睛长辫子的漂亮女孩走到我身边来,她说她爱我。男人想女人,女人爱男人,是天经地义的人之常情。我在15岁以后,就想女人了,我成熟过早。高中同一个女生写过恋爱信,但她母亲百般阻挠。来建筑工地上的第一年,有一个乖女孩喜欢我,但却也因嫌我一无所有,被他家人另眼看待。于是碰到这个大大方方、经常给我打饭、还帮我洗衣做事的长辫女孩,我心动了。我知道她才上过小学,心想,找个文化程度低的也好,在一起不会有好多话说,也不会遭到家庭的冷眼。
   (三)工段长好喜欢我这个能吃苦、又会唱、又会写的年轻人,让我经常写通讯,出简报、办墙报。工区职工业余夜校的校长看上我了,让我当上了工区夜校兼职老师,上语文课和俄语课。工区工会主席胡师傅也看中我了,让我去参加文艺宣传队,去排节目,去唱歌,去编小话剧。有一次在解放碑搭的戏台上,我和一个叫张萍的好女孩,演出了黄梅戏《打猪草》。我好得意,生活在工人队伍当中,我有用武之地,尽管我一直是最低一级的普工,月工资才21元5角钱,但我已经知足,每个月买饭菜票6元,其余是到书店买书,给妈妈写信和买一些必需的生活用品。当时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生活水平很低,物价指数在最小范围,重庆小面八分一碗,剪个平头八分一次,交平信邮票也是八分一张,坐公共汽车一次才二三分钱。
   ······
 

    到山里去——
   (一)儿时,我父母在贵阳市乌当区的山野居住,他们是山村教师。饿了,我就去抓晒场上的包谷籽吃。大山、丛林、农田、鸟儿、花朵,深深印在心里,所以我一直向往农田生活。曾经在重庆高中毕业前,在“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号召下,我向学校提出了“到山里去”的申请。但学校没有批准,曾妈妈(班主任曾子钊老师)对我说:“你有这样的志气,我称赞你,但国家要对你选择。还是去参加高考吧。”
   (二)我终于实现了到山里去的宿愿。那是1962年9月,带上我的新婚妻子,志愿走进了雪山草地,去到《人民日报》上一篇通讯描绘的一个美丽古城——金川县(曾有个“女儿国”美称的嘉绒藏区)。我在这个完全陌生、完全封闭、完全落后、完全穷困的一个叫河西乡的营盘山上,迎来了我生命史上的第二次飞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誓为山区人民作贡献。
   (三)我在金川留下深深的足迹,我的山区生活丰富多彩,有滋有味,白天,同藏族父老兄妹穿梭在农田、晒坝、高山、丛林中,和他们一起劳作,一起跳锅庄,给他们评工记分,进行收益分配。晚上,在煤油灯下看书,看报,写作。我给州党报当通讯员,把从高级社到人民公社,到农村体制大变革的头两年,河东河西一个个藏寨一系列深刻变化的所见所闻,写成文字,搬到《岷江报》上。我为山里人每年得到的收成而喜悦,而全不顾自己的小家庭连年成为超支户而气恼,没有削弱我进取的激情。尽管中途有人想将我置之于死地,但他们统统被我这只“下山虎”踩在脚下。我在大渡河上游的雪山深处生活、工作、战斗的岁月里,写下了我最为动人、最为真实、最引以为自豪的“故事”长卷,至今回味无穷。
   (四)“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我在雪山草地的古县城金川18年,同老阿爸、老阿妈、藏族兄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许多像袁正品、李茂那样的地方优秀干部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和帮助,为我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找到了做人、做事的根本。人生什么最有价值,是热爱土地,热爱给予我们脚下这块土地的阳光雨露,热爱这块土地不被恶魔与豺狼侵犯、人们能享受自由、幸福日子的“神灵”——伟大的我们中华民族的大救星中国共产党。
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18年中,我看到了雪山草地前进的每一步伐,在风雨中,山里人心中总是想到那一面面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紧跟党朝前走。雪山草地人民历史上饱受封建社会、土司、头人和反动武装的压榨,他们深知自由与幸福来之不易,他们的“忆苦思甜”,是民族史上厚重的篇章,是他们身后赖以生存、紧跟共产党走的精神力量,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更加坚定了前进的步伐,满怀豪情地去书写雪山草地繁荣兴盛的崭新篇章。

    (五)党十分关心民族地区的发展和进步,对雪山草地人民的衣食住行,不仅在政策上倾斜,还派遣了部队,组织了武警、公安、联防,保护这儿的山山水水,大力发展教育、卫生、交通等各项事业,与此同时,积极培养选拨地方民族干部,又不断选派外地干部来支援雪山草地的建设。在我18年的梨乡生活中,我找到和认识了许多有智慧、有能耐、有本事的来这里生活、战斗的外地干部,他们有的是老前辈,有的是我的好战友、好同志。如果让我把同他们一个个联系、交往、深处的“故事”写出来,那一定是一篇精彩的巨著。但这是万万无法去进行的,因为我有不少“故事”,他们各位也有许许多多无比精彩美妙的“故事”,这恐怕成千上万部《家》、《春》、《秋》,也容纳不下,如果让我记录,也只能写出几位友人很简略的如下提纲吧了:
    我来山里最早认识的是县上的廖品华,是他代表县委来接待我的,也是他送我下河西的。到河西去,认识了党支部书记龚定全,文书伍素芳,会计辅导员余林基。第二年认识了和我一起去参加州青年联合会第二届会议的刘汉枢。1964年我担任脱产会计,1965年担任会计辅导员,因去县上办事,参加全县分配试点,才陆续认识了许多外来干部,我上县或去其他乡,他们都热情接待我,管吃管住,有的还给我家人油盐钱。当时我的工资才24元5角,比在重庆多了3元钱。
 王吉林、廖品华、覃昌华、陈杰,他们四人品行优良,工作十分出色、干群关系好,都是大学本科生,到金川多年,成为工作骨干,做出了优异的成绩,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高度称赞。他们对我是有恩的,对我和我的爱人像亲兄妹一样,我到金川多年,在政治上,生活上,工作上都给予我极大的帮助,在我受迫害的那几年,他们出于爱心,让我走出困境,我和他们成为了最知心的朋友。

    康清川、王松,是我“小四清”前后认识的,他们是到金川来最早的老同志了。康老的爱人伍素芳在河西乡当文书,他常到河西来,打我和他认识后,他特别关爱我,也十分鼓励我。王老是个忠厚人,意志坚强的人,我65年去参加周山集沐的“小四清”运动,到区政府去报到,是他热情接待我的,也是他指导我到藏寨应把握的重点和事项,像一个长兄那样关注我。
    袁鸿清、杨本荣、董毅光、杨友惠,是我到农牧局当会计辅导员认识的,几位到金川工作最早,勤奋工作,业务能力都强,都是我的会计老师。在“文革”我受迫害的日子里,老董和杨兄常到河西来看望我,给我做思想工作,我也常到沙耳乡和庆宁乡去看望他们,我们成了知心朋友。
   余林基、邓炳文,算是我的大哥哥了,到金川也很早。余兄为人正直。做什么事都胸有成竹、大刀阔斧,快中有细,他是我做农业会计的第一个老师。邓兄是一个风风火火、一身正气、热情满腔,对人对事无比诚恳的人,他的爱好是关心农民朋友,喜欢助人为乐。
李如生、万宪,都是我的同龄人,比我到金川的时间长多了,交往多年我们情谊深厚,三人的性格都直率而刚强。李如生,一表人才,文人一个,他在许多部门工作过,擅长舞文弄墨,文章写得很好,摄影水平在多人之上,书法也有相当功底,在金川宣传部门和在州里办报、办《草地》,当主编,成果丰厚,我是他忠实的读者和“粉丝”。万宪,一个18岁当右派、55岁当大都市大报的大主编、重庆文化名人,一个从小会拉胡琴、五六十岁登台唱“借东风”,气度非凡,文友遍天下,在风雨中书写了自己艳丽的人生,爱国家、爱人民、爱党、爱党的事业,以勤奋的一生回报了社会、父母、尊师、好友,以及四个妹妹。
    ······
 

    故乡之行——
    我的家在贵州,1980年10月1日调回贵阳工作,先后在贵阳市第二商业局、贵阳市审计局、贵阳市阳关商业饲养场、贵阳市财政局工作。回到家乡至今已36年。36年13290天,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四个单位辗转,自然“故事”不少。讲给别人听,有人会觉得烦,不作一个交代,又觉得哪天走了会留下遗憾,好在我的一个女儿和她的儿子对我的故事感兴趣,我就把一些“故事”的提示,加上我多年的日记本,交到他们手里,让他们去挖掘和整理吧。
    我的这些“故事”提示,不可能完整,太过于简单,留给女儿和她的儿子去费神了:
    ●1980年9月25日,大卡车装满我的家当,从金川出发回家了,翻过几座大雪山,终于来到成都,10月1日国庆节,我终于回到了贵阳,投入母亲的怀抱······
    ●去上户口上不了,派出所的同志对我讲:“调你1个人,来了女人娃娃7个人了,你去叫市公安局的局长给你签字。”好说,市公安局管户籍的分管局长龚昭伦是我儿时的好朋友,小时我们都住在红边门·····
    ●去人事局报到,人家给我安排了两三个单位,都说我老了,原来是我的穿着同藏胞差不多,头发毛耸耸的,胡子也不刮·····
    ●“不要以为你有会计职称,其实你没有多大本事,你要好好地向大家学习,我们会教你商业会计的,每天你要早来一个小时,打扫办公室的卫生,还生好炉子,烧好开水,把大家的茶泡好。”这是我分到第二商业局,财会科老科长见面时对我说的话·····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1982年3月,组织上调我到市纪委去复查一个老干部的案子,市财贸部部长黄晋裳对我问话的指示·····
    ●第二商业局撤销,黄部长安排我到市审计局工作,他给我交待:“好好去工作,这是个新单位,你先当商业审计科的副科长,好好锻炼,争取早日入党,我对你的期望很大。”·····
    ●有人到黄书记那儿去告我的黒状,生怕我入党后去和他争权,老副市长渠时辉和审计局的谢子良局长、阳关农场党委谢随昌书记三人商议,把我调到国营阳关商业饲养场去当总会计师,也把我的大女儿陶红和大儿子陶植吸收为农工·····
    ●贵阳电视台荧屏上出现了苗族女歌唱家罗秀英的身影和美妙的歌声:“回来了,回来了,住北京的苗家姑娘,想亲一亲家乡的泥土,想闻一闻美酒的芳香····。”这首叫“歌唱家乡的阳关酒”的歌曲,歌词是我写的。贵州省音协主席雅文老师谱的曲····
    ●农场太大,职工太多,来白吃白喝的单位和人不少,我这个当总会计师的无能为力。市财政局局长包海桥来要人,要调我走,谢书记要他先拿60万弥补农场的亏损才放行。老包当场答应了。在农场工作8个月,1987年4月,我到市财政局报到····
    ●市财政局研究室副主任、主任、市会计系列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市会计学会副会长,《贵阳财会》、《会计报》主要负责人,这就是我在贵阳市财政局担任的主要工作····
    ●同年轻的好伙伴徐连伟共同承担全市会计人员专业技术职称评定的申报、评审、批复、资料汇集等大量艰苦细致的事务工作。
    ●组织贵阳市首届会计知识大赛····
    ●组织《财会杯》、《财源建设》、《光荣的使命》、《每当五星红旗升起》等征文活动,并承担征文作品汇集的编审工作····
    ●1999年1月,退休回家····
    ●财政、税务、工商等部门几十位老同志,在老专家任可知的带动下,请我出面创办贵阳市离退休“三师协会”财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聘我为经理。在市财政局局长蒋晓菁的支持下,同市财校熊俊老师一起创办了贵阳市协会会计专业培训学校······
    ●2000年起,6次回第二故乡——金川,去看望山里的父老兄妹······
    ●2002年起,金川县的二三十位老领导、老朋友,社员,从雪山草地来看我······
    ●2003年,返聘回财政局充当贵阳市财政会计学会副会长,参加《贵阳市财政志》写作······
    ●长篇小说《雪山恋》、散文集《雪山情》,正式出版发行后,《陈昌槐诗选自书集》、《雪山颂》、《夕阳晚唱》三本集子定稿,待出版发行······
    ●应邀,为《感动贵州》十大人物、《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写诗,又上报,并被网络收集······
    ●2014年10月,又离开财政局。夕光照亮我,用了两年时光,写下《激情燃烧的30年》25万字的财政生涯回忆录。整理了写给包海桥、蒋晓箐、任可知、王明治、杨臣福、龙家光、徐连伟、邵银莲、王子芳、程丽娟、刘奕扬、雷鸣春、刘洪兴、黄雪梅、向萍、曹跃飞、赵令才、等几十位友人诗作的另一本诗集《随着你们走在大路上》······

    ●给儿女写下没有遗产的遗书······
   ······
  
    我一生光明磊落,总在耕耘。
        从不向组织伸手,两袖清风。
    我一生藐视钱财,克勤克俭。
        从不屈服于高压,傲骨三分。
    我一生崇拜劳工,敬畏十分。
        从不去沾染恶行,美在心间。
    我一生信奉真理,对党忠诚。
        从不去守护上帝,好来好去。

    当我的“故事”落幕,大山会回响我欢乐的歌声,鸟儿们会托着我高高飞翔······
祝愿我们党的伟大事业永放光芒,祝愿我们伟大祖国明天更加繁荣昌盛,祝愿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明天更加灿烂辉煌······
  
                                       二〇一六年岁末于贵阳    
     

上一篇:大家谈——浅谈秘书在领导批示件承办中的作用
下一篇: 文苑天地——邂逅佛罗伦萨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收藏

版权所有:贵阳市财政局 黔ICP备19000953号 主办单位:贵阳市财政局 未经本站同意,禁止转载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0417号

网站标识码 52010000221


财政微信

政务微博